普通的礼物|陈毅轩
没有好事多磨的故事情节,也没有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爱情,更没有主角光环护体。可是,平平淡淡的日子中,你爱的人,爱你的人,他们的礼物总会无约而至,无处不在。小俊和小双是一对夫妻,当问起小俊和小双的爱情故事时,他们总是会这样讲:“咱们?咱们能有什么爱情故事啊。”好像不是吧?那年,小俊和小双分家两地,时刻,空间,在这段岁月中把怀念撺掇的竟是那样浓郁。小双,经常冤枉,偶然诉苦,心心念念着远方的他。这天夜里,一年中夜空可贵的那样美丽,月光好像夜里的精灵,飞进小双的窗,飞进小双的心。“晚十几分钟再睡。”小俊在视频通话里对小双说道。小双斜眼看了看屏幕右下角—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八分。她看着他的眼睛,好像初见时那般亮堂,好像初见时仍是让小双陶醉的海洋。他们温顺的目光穿透屏幕衔接两头,心照不宣。小双笑靥如花,垂眼织着被小俊称为“温暖牌”的毛衣。当时针和分针在数字十二处堆叠时,QQ音讯上跃出简略的一句话:“你老公祝老婆生日快乐,正好十二点。”接着问:“这个礼物是不是太不盛大了?”怎么会!小双的眼睛被热泪盈满,她珍爱这个生日礼物。尽管它微乎其微,却在这两地分家的深冬夜里温暖着小双。那一年的那一天,小俊的生日,一道道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在餐桌上罗列,那是小俊眼中的山珍海味,是千金不换的爱情。秋天的夜,有少许清凉;秋天的风,带少许杀伐。此刻,月亮羞涩地用云挡住自己的视野,星星也不敢再猎奇地眨眼睛。时空流通般的,在这行将步入冬日的韶光,在那小小屋里,春天般的温暖在延伸。她说要送他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!十个月后,皎白的墙面,来来往往的白大褂,初夏的阳光无精打采地斜射着,在地上映出一个个如玛瑙般的光斑,小俊坐在白色床沿,握着小双的手,眼底尽藏高兴与感谢。小双孕育了十个月,现在襁褓中的这个我,便是她曾承诺于他的特别的生日礼物。韶光插上鲲鹏的翎羽,转瞬。“好好学习,好好吃饭,好好听课!”小双的“六好”吩咐又跟着楼道里的回声传入我的耳边,我习气性地回道:“好嘞,娘。”屋里,小俊的呼噜罕见的稍做停歇,小双看着他的脸,抱怨道:“睡神。”一边折腰捡起昨日他穿的袜子。“老爹真能睡。”我戏谑地说道。平平淡淡的日子,静静悄悄的流动。哪来那么多轰轰烈烈,哪来那么多生离死别,哪怕只芸芸众生中的一粒尘土,也要在这普通的剧本中,找到自己的浪漫。人间万万千千礼物,而我爹、我娘、我便是互相生射中绝无仅有的上苍赐予的“礼物”。记叙文组 作者:陈毅轩 著作ID :100221点击这儿为TA投票